2020-03-19 17:17 | 环渤海新闻网

一步一步走,终会到达

一步一步走,终会到达

——从踏雪回家想到抗击疫情再到人生之路

唐振中

  2月14日近晚八点时,我修改完稿件的最后一段,终于可以打道回“府”了。从下午三、四点,外面就下起了大雪,其实是鹅毛大雪。但因为急于完稿,我的注意力全在稿子,只管躲进小屋成一统,哪管外面有鹅毛?

  等我一出来,吓了一跳。好大的雪,大概近二十年来少见。瑞雪兆丰年吗?不是,在这大疫面前,只感觉可能会更有利于居家隔离,可能更有利于净化空气,可能……面对连日肆虐的疫情,心绪高兴不起来,像一把打不开的伞。

  因为长期的“绿色出行”,我想都没想奔向停在墙角自己的那辆自行车。车子的车轮、车座、车筐都被厚厚的白雪覆盖,像一座真实的雕像,矗立在那儿。

  天空依旧飘着雪花,我把棉服上面的帽子拉到头上,打开车锁,调转车头,推起车子往外走。踏着没过脚脖子的积雪,刚推出几步,失去了往日的轻快。可能是从2002年开始每天都是推着车子走路回家已经成为习惯的原因,自行车已经和背包一样成为了随身的“必备品”,一个还是推着的闪念,让我没有丝毫停顿,继续用力往前走。

  等到从单位的小院走到临街的马路,我被眼前的大雪惊住了。到处都被白色覆盖,昔日清晰可见的高高的马路牙子也没了踪影,马路上偶然有一两辆汽车慢吞吞地向前走着。今天回家的路可能不好走。但转念一想,既然出来了,而且明天又是双休日,还是把车子推回家为好。

  走了不远,转过弯去,路宽阔起来。可每迈一步,脚都深深陷进去,每迈一步都是茫然。到处都是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如果没有楼房和树木,我能找到回家的路吗?我突然问自己。但回家是必须的,多一辆车子又怎么了?我计算着这次回家需要的时间可能远远超过每次。

  再次转了一个弯,前边的路更宽了,但雪仍然那么深,每踏一步,既要小心滑倒,又要费力地把鞋从没过脚脖子的雪中拔出。好在我对回家的路非常熟悉,不用迟疑和担心。

  天空没有因为脚下的雪已经很厚了而停止,仍然倔强地下着。落在衣服上的雪化了一层又覆盖上一层,我推着车子,喘着粗气。

  到了前面十字路口,我走了快一半了。但人依然稀少,前面的路上基本没有脚印。我想到了鲁迅的那话名言: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我调侃自己也算当下的“开拓者”。

  调整着心态,既然往前的路不能走快,那就一步一步地来。我注意着自己的脚步,一步、两步、三步……脚印在后边清晰地留下,一会儿的功夫我又往前走了近一里路。

  突然前面的雪成了雪水,那是因为这段路有地下暖气管道。雪和水混合在一起,每走一步就会激起一片,几步下来鞋湿了,裤脚也满是泥水。但这段回家的路别无选择,只有硬着头皮趟过去。

  终于冲过了这段泥泞的路,又到了雪白的雪地里,可没走几步,车子就不转了,因为车瓦和车带之间都是凝结的半雪半冰。我停下来,寻找着除冰的工具。找到了一个树杈,对车子一顿“修理”过后,终于又能往前走了。

  回到家都已经是21点20,大约比每天晚了半个多小时。家人已经把一盘饺子端上了桌。

  坐在餐桌上,一边吃着饺子,一边想到了今天不容易的踏雪回家。从一步步的踏雪归来,我也想到了目前正在进入酣战的阻击疫情。其实尚不明朗的疫情不也如这大雪之夜的回家吗?不用管是不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也不用管是否遇到雪水和泥泞,只要坚定必胜的信心,严密精准防控,我们就能打赢这场战争。其实疫情也是人生路上遇到的“不测”之一,哪有那么多顺利和平坦!只有奋勇向前,急不得,恼不得,走好每一步,一直坚持,才有可能到达预定的目标。

编辑: 许云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