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3 9:18 | 环渤海新闻网
来源: 河北日报

玉田县抗战老兵王永贵:“只要党和人民需要咱,还会扛起枪”

河北日报记者 王育民 通讯员 李洋 郭宝强 朱秀丽 摄制

□ 河北日报记者 王育民

  弯曲的双腿,佝偻的腰身,烈日下挥舞锄头的动作透着一种别样的力量……7月23日上午,当记者来到唐山市玉田县鸦鸿桥镇新风村王永贵老人家中时,这位92岁的老八路正在给自家院子除草。

7月23日,抗战老兵王永贵(右)手抚勋章回忆抗战经历。河北日报记者 王育民 摄

  从背影望去,老人身材瘦小,专注劳作时又显得那么硬朗,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冒着枪林弹雨走过来的耄耋老人。

  “来半天了吧,净顾忙活了,都没注意到。”王永贵发现站在院门口的记者,得知记者来意,老人有些激动:“75年了,小鬼子投降75年了!”说着就放下手中的工具把记者往屋里引。

  “老啦,每天过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几月几号,可日本鬼子投降那一天,我记得清楚着呢。”王永贵说,自己这辈子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打跑小鬼子,我老王也跟他们干过一仗!”

  1945年麦秋时节,王永贵穿上了八路军军装。

  “那时鬼子嚣张得很,现在看来就是‘秋后的蚂蚱’。”回忆当年日寇暴行,慈眉善目的王永贵老人突然两眼“冒火”,难掩恨意。

  “他们用刺刀顶着乡亲们胸口,让大狼狗追着村里人乱叫……”老人说,为了找到藏在村里的八路军,驻扎在玉田县的日军用尽了手段。

  “这帮小鬼子,啥坏事都干,我说啥也要拿枪‘突突’了你们。”见得多了,恨就多了,王永贵便想着加入“杀鬼子”的八路军。

  “走的时候带上我吧,跟你们一起打鬼子。”由于采用游击战术,附近的八路军不定期换地驻扎。看到住在家里的八路军同志即将离别,王永贵提出了入伍的请求。

  “你就在家吧,她们需要你。”原来,即将成年的王永贵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父亲去世,家里只有母亲和6个妹妹。

  “我不管,就是要扛起枪打鬼子。”第二天,他自己跑到八路军的驻地,再次申请入伍。

  “小同志,看你这么执着,就同意你加入八路军吧,以后听指挥,消灭鬼子。”披上梦寐以求的八路军军装,王永贵激动万分。

  王永贵起初参与的只是“小打小闹”,并无大规模作战。

  “县里大湾柳树村日军据点防守薄弱,组织决定端掉它。”没过多久,一条战斗指令让王永贵热血沸腾。

  “我们一个团,敌人才三四百人,一定轻松取胜。”王永贵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想冲锋陷阵。

  然而跟随部队就位后,王永贵心里颤抖了,“敌人据点地势高,我们得沿坡路往上冲,挨枪子是免不了的。”

  正忐忑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枪声四起。顿时,紧张烟消云散。王永贵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消灭敌人。

  “啊……”在敌人的机枪扫射中,王永贵身旁传来一声惨叫。同乡的战友王永贺身中数枪倒在了血泊里。

  “永贺!永贺!坚持住,不过几个小子弹,没事的,一定会活着回家的。”看着当时的情形,王永贵知道他没救了,但还是努力地安抚着战友。

  奄奄一息的战友被担架抬走,王永贵边向目标开枪边吼:“兄弟,我一定会替你报仇!”

  在一波又一波的冲锋下,战斗持续了两天一夜。

  终于胜利了!然而看着死伤的战友,王永贵心里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

  直至当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王永贵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后来,王永贵又接连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直至1958年复员。

  “这是我参加抗日战争取得的奖章……”在王永贵向记者展示过往的荣誉勋章时,他的二儿子王兴茂进了屋。

  “这些是父亲立下的战功,更是他守卫民族国家的坚定信念,同样也是我们子女应该传承的精神。”王兴茂看着父亲的荣誉勋章说,受父亲的影响,他和哥哥都当过兵,体验了军营生活,领悟了军人精神。

  听到儿子表态,王永贵则现场进行了革命思想教育:“你们长在和平年代,更得珍惜现在的好日子,一切听党话,跟党走,就算我这么大岁数了,只要党和人民需要咱,还会扛起枪,继续战斗。”

编辑: 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