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5 06:56:07 | 环渤海新闻网
来源: 唐山晚报

“拥军妈妈”田金芳的心愿

“战争年代的‘拥军妈妈’戎冠秀是我一生的榜样,我要做和平年代的‘拥军妈妈’。”7月28日下午,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在位于开平区河联园小区的“拥军小屋”内,凌晨1时30分从北京赶回唐山,3时40分到唐山抗震纪念碑广场和地震遗址纪念公园参加祭奠抗震英灵公益活动,早上回到家的田金芳直到下午14时都没有休息,“每年‘7·28’前夕,我都会倡导并发起这个活动,回到家后内心也总是久久不能平静,抗震救灾时解放军战士的形象总是在我脑海中出现。”

2016年5月,田金芳在徐州康复医院见到了曾经从地震废墟中救出自己、并留下军帽压盖伤口的兵哥哥周广军。虽然因岁月的流逝,疾病的折磨,周广军已老态龙钟,但在田金芳心中,他仍是记忆中那位“最可爱的人”,丝毫没变。“是周广军和其他解放军的救援,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点燃了我寻亲、报恩、拥军的决心。”至此,相隔40年的寻亲梦终圆,但田金芳1976年重生时决定要走的拥军路还要一直走下去。

图为“拥军妈妈”田金芳在讲述拥军故事。记者 刘大民 摄

46年来,田金芳带着那顶“军帽”,深入各部队军营,为战士们洗衣服、补袜子,为部队送图书、送水果,带着田金芳拥军艺术团为战士义务演出,先后花掉自己开饭店、做生意的积蓄260多万元。田金芳的故事感动了很多战士,战士们都亲切地称她为“兵妈妈”“拥军妈妈”。与此同时,田金芳也收获了“河北省爱国拥军模范”等多项荣誉称号。

“唐山大地震时,我和弟弟是家里仅存的幸存者,在被解放军救出后就找不到给我‘军帽’的那位解放军了。当时正临近‘八一’建军节,我挨着军营一边为解放军唱歌、表演武术等节目,一边寻找‘军帽’的主人,虽然一直未能找到,但战士们亲切地称呼我‘拥军小妹妹’,却让我自小就对拥军有了特殊的认识。”自此,田金芳的拥军万里行之路也一发不可收。46年来,田金芳从为战士服务、为部队服务,扩展到为人民解放军鼓与呼、鼓励青年应征入伍、为中小学生讲授爱国主义教育课、筹建功勋英烈父母康养幸福小镇……拥军路越走越宽。

在田金芳一室一厅的“拥军小屋”内,原本满屋的锦旗、奖状因墙面潮湿无处摆挂,被田金芳叠得整整齐齐摞放在桌面上,拥军故事展板挤在沙发与墙的缝隙间,“我住的是廉租房,只有三十几平方米,太小了,不能展示太多的拥军资料。小学生们来参观,战士们来看望我,已经转不开身体。”田金芳指着放在墙角盆中的五六只摔碎的水晶奖杯无奈地说道,“孩子们来听我讲拥军故事,看什么都好奇,都想摸摸,谁让我没有摆放在稳当地方呢!”

“我准备在唐山抗震救灾50周年之际,邀请50位当年参与唐山抗震救灾的人民解放军来唐山,再寻找50位在家乡建设中有成就的地震孤儿为他们献花,以表达唐山这座感恩城市对抗震救灾英雄的敬意。”今年61岁的田金芳已独身生活30多年,乳腺癌和胃癌的多次手术折磨已让她的身体不堪重负,但把拥军的事业做下去、把拥军的故事讲下去的决心始终未变。“我已经开始着手在全国各地寻找参与唐山抗震救灾的解放军了,在河南安阳、山东沂蒙等地拜访了17位老兵,并和他们约定2026年7月28日相会在唐山。”

“做和平年代的‘拥军妈妈’,更要做新时代的‘拥军妈妈’,是我一生的追求。”田金芳的话语始终响彻记者耳旁。

记者 刘大民

编辑:
热点
  • 一周
  •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