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22.0
您当前的位置: 环渤海新闻网>唐山 正文

道不尽的家国情怀—读长篇小说《平安扣》

  道不尽的家国情怀

  ——读长篇小说《平安扣》

  张秀山

  鲁迅先生说过:“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读罢李焱的长篇小说《平安扣》,先贤的这句话再次涌上脑海。1976的唐山大地震,与那个特定年代一起,成为共和国历史一道无法抹去的伤痕。这些年,以大地震为背景的小说和影视剧,陆续出了不少,有的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一些作品却让人觉得“隔”。旁观者和亲历者感受是不一样的,这是翻了再多材料,看了再多影碟,采访了再多人,也难以还原再现的。一些文艺作品,输就输在细节、情理和常识上,缺乏苦难中煎熬过来的人特有的命运感。从这层意义上说,《平安扣》显得高出一筹。

  作者是唐山人,又是职业记者,这就使她比别人更了解这个城市和城市的人们,更具备资源优势。经历过灾难的人们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又是如何相伴走过坎坎坷坷30多年的?这些问题始终在她心头萦绕,最终演绎成30万字的长篇小说。小说最初叫《震漏儿》,这是劫后余生的唐山人“发明”的词汇,不乏辛酸、苦涩与眼泪。但后来作者放弃了这个标题。她解释说:因为不想把故事写得苦哈哈的,这个词儿无法概括出他们身上的倔强、豁达,悲苦中的乐观,困境中的奋争和对幸福生活的追求。考虑再三,最后确定了《平安扣》这个书名。

  小说背景是唐城,我不认为等同于现实中的唐山,《平安扣》也不能简单归类为灾难题材,尽管作者用相当多的笔墨写了地震惨烈和给人身心造成的创伤。不少作家、艺术家钟情灾难题材,就因为“绽放在废墟上的鲜花”更容易制造戏剧效果,更容易博得眼泪,也更容易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而李焱有意回避这一点,她只把灾难当由头,她的创作“野心”更大。小说从地震前的1975年写起,时间跨越30多年,涉及两个家庭、三代人,写出各色人物几十年间发生的变化,全景展现了普通百姓的生存情状。宏大叙事,全知视角,是国内长篇小说创作者最爱采用的,但真正写好的,却凤毛麟角。而且以时间为轴,按故事的天然时序写下去,容易写成豆腐账,又可能与时代贴得太近,用小说图解当代史。但也许是记者职业使然,作者还是采用了这种叙述方式,使得《平安扣》个别章节几乎在刀锋上行走,像地震复建一节就是,让人担心失控。好在作者基本上是贴着人物命运来写,避开了简单的时代符号。

  当下长篇小说创作繁荣,也让人眼花缭乱。不少作者把小说创作当成炫技,而且天马行空的写作路子和花哨轻飘的文体,在网络时代更易成功。李焱受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和中国古典小说影响较深,无论是写作态度还是写作方式,都可以看出向大师致敬的影子。《平安扣》严格遵循现实主义手法,按照生活的逻辑推进,舒缓、厚重,显得从容不迫。从小说结构与情节架构上,可以看出作者对传统章回小说的学习与借鉴,章与章之间衔接自然,可谓天衣无缝。而且特别注重阅读心理需求,讲究伏笔和文势,张弛有度,冷热相济,给予读者不同的美感享受。清代毛宗岗云:“《三国》一书,有将雪见霰、将雨闻雷之妙……有寒冰破热、凉风扫尘之妙……有笙箫夹鼓、琴瑟间钟之妙。”看来,李焱深悟此道。

  我的小说观相对保守,始终认为写小说就是写人物,没有“立”起来的人物,小说不算成功。《平安扣》勾勒出相对完整的人物形象,王树生,王卫东,林智诚,林兆瑞,刘兰芝,刘爱国,丁媛……无论是善良本分,还是卑琐自私,都入情入理,跃然纸上。小说充满道德诗意和人性的关注,特别是对以王树生为代表的底层小人物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的人生态度给予肯定。当市场经济的竞争意识、权贵观念催生出了人们潜在的物欲,飞蛾扑火一般投向名利时,这些人不为所动。他们用诚实、本分的劳动,创造着温饱和幸福,小说写出了他们身上特有的一种精神的敞亮。

  小说名为《平安扣》,这个小物件在小说中多次出现,其中的象征意义不言自明。因为经历过灾难,唐城人对“不再折腾”——大自然的折腾和人的折腾——格外向往。小说人物林兆瑞的书斋名叫“三平堂”。在第五章里,作者借林兆瑞之口解释“三平”意为平安、平静、平常——“平安为富,只有平平安安,才会生活越来越富裕;平静为福,不要大喜,也不要大悲,平平静静的生活,才是一辈子的福份;平常为贵,见高官不觉得低,见百姓也不觉得高,平平常常最为珍贵。”

  这几句话代表了中国人的普遍心态,表现出老百姓的一种家国情怀,最终成为小说中试图表达的主题,回旋在每一章节。

  谈到家国情怀,或许觉得有些空泛,其实“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古就是中国知识分子推崇的理想人格。书中的林兆瑞,一文弱的戏曲工作者,大地震后忍住失去亲人的剧痛,挑起担子带领大家自救;退休后,又拖着衰病之躯为振兴地方戏曲忙碌奔波。他和女婿王树生一样出身平民阶层,骨子里却透着高贵与优雅。他们面对苦难从容镇定,对亲人充满责任担当,对理想信念执着坚持,他们对家庭对城市对国家有一种深情大爱,一种高度认同感和归属感、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们悲天悯人的情怀让人产生共鸣,精神得到净化和提升。

  创作上,作者没有局限于私人生活,满足于“私写作”,这是值得肯定的。但如果用更严格标准来衡量,在突破记者“时代歌手”、“书记官”角色局限,由新闻写作完美变身文学创作方面,还是稍有不足。小说一些地方写得太实太密,缺少文学的空灵,个别地方略显冗长。这些也算是白璧微瑕吧。

  写小说是纯技术活,不带感情去做这件事,成为当下不少作家认同的观点。读《平安扣》却时时能感受作者的感情流露。小说带着毛茸茸、湿漉漉的生活气息,打动了读者,有几处甚至让我转了泪,这是少有的事情。我对文学作品要求并不高:打动读者!但这又是新世纪小说最稀缺的东西。当超然和冷漠成为当代小说普遍特征时,李焱的《平安扣》就显得尤为难得。

  (作者张秀山为唐山劳动日报、唐山晚报总编辑)

编辑 张凌
.
相关新闻:
长篇小说《平安扣》出版发行   14-11-05
长篇小说《平安扣》出版发行   14-11-05
.
 
.
 
热点新闻
·6时38分,唐山市古冶区发生5.1级地震
·唐山港1至6月份吞吐量稳中有升
·全国最大规模!唐山人工海草床修复工程启动
·拼在一线,曹妃甸移动网络人用行动诠释“死磕”精神
·拦路抢劫还打人!玉田警方40分钟破案,29岁男子落网
·唐山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代表建议集中交办暨优秀代表建议和优秀承办单位表彰会
·唐山人的身份证值钱啦!吃、住、游、购、娱都优惠!
·新华社聚焦|曹妃甸:特色种植促增收
·曹妃甸口岸上半年外贸货物吞吐量超9000万吨
·曹妃甸区供销社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张会生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