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9 9:18 | 环渤海新闻网
来源: 唐山晚报

不忘初心 创造美好

不忘初心 创造美好

  杨立元

  我是唐山师范学院的一名教师,从1980年到2020年,在学校工作了近40年,亲眼目睹了我校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简陋到繁荣,直至现在发展成为唐山市最有文化含量、人文质量和历史容量的一座文理相融合、师范教育与社会应用相结合的多学科大学,已经成为拥有1.6万名学生、教师超千人的冀东名校艰难而又辉煌的历程。

  1980年初秋,我是踏着地震废墟走进学校的,当时学校在唐山市最南端的南刘屯。因为学校周边是一片空旷荒芜之地,以致我报到时没有找到学校,竟走到了205国道的“三角地”,后来还是几经打听,被人领到了学校。到校后,我才发现学校只有一块“唐山师范专科学校”的牌子,有几排简易房、几十名教师和三四百名学生。学校周围荒草遍地、垃圾成堆,唯一的景致就是西面有一片有水的塌陷坑,被我们称为“西湖”,成为老师和学生唯一游玩的地方。当时的情形用“破败”形容也不为过,现在那里已经成为美丽的南湖景区。1984年学校搬迁到了煤医对面刚刚建成的校园,三校合并为唐山师专教育学院,肩负起培养师资的重任。2000年学校再次迁移到建设路北口,崭新的唐山师范学院正式揭牌成立,现代化的教学楼、教学设备和千亩校园使之成为当时河北省建设最好的大学,尤其是18层高的教学楼是当时唐山乃至河北省高校最高的建筑,令人赞羡。

  40年来校名几易、校址三迁,但我始终忘不了在震后简易教室里教学的艰苦,忘不了上世纪80年代初三校合并的欢欣,忘不了新世纪升本的喜庆……40年拼搏结硕果,一路风雨一路歌。今天,我站在40年的历史节点,回首学校40年来的沧桑巨变,感慨万端。40年来,唐山师院人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奉献精神,以“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进取力量,以“凤凰涅槃、浴火再生”的拼搏勇气,攻坚克难,砥砺前行,开拓进取,求实创新,才有了唐山师院现在的美好,才创造了今天的辉煌。这里面洒下了多少师院人辛勤劳动的汗水,留下了多少师院人努力拼搏的足迹。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雨雪搏激流。正是经过这40年的风雨洗礼,通过几代师院人的拼搏奋斗,才有了今天的学子满天下、人才布八方的盛世华章,才有了今天满园桃李、万紫千红的芬芳!40年来,学校秉持“勤思笃学,修身律己”的传统,坚持“以抗震精神办学,以大钊精神育人”的理念,践行“知行合一,大爱及人”的校风,“良师益友,承绪出新”的教风和“沉下心思,放开眼界”的学风,精心培养输送大量人才,为河北省和唐山的经济、文化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在学校的培养和领导老师的关怀下,我也由一个普通教师成为二级教授、全国知名的批评家和河北省教学名师,在河北“三驾马车”、新现实主义小说、创作动力学、滦河文化和地震文化领域进行了开创性和开拓性的研究,出版《新现实主义小说论》《河北“三驾马车”论》《创作动机论》《滦河作家论》等专著23部,出版长篇小说《滦州起义》、散文集《家乡戏》《姥姥门口唱大戏》、报告文学《辉煌的金字塔》《情酬苍生》等多部文学作品,发表文字达1000多万字。两次获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两次获华北区文艺评论奖、两次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四次获河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五次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六次获唐山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获孙犁文学奖、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河北省文艺贡献奖等40多个奖项,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师德先进个人、全国曾宪梓教育基金会优秀教师奖、河北省高校教学名师、河北省五一劳动奖章、唐山市劳动模范、唐山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等称号。因科研成果显著,被复旦大学列入“复旦大学名人介绍”。

  现在我虽然已经退休,但在这里留下我读书、教书、写书的工作印迹和从青年到老年的生命时光。我为她奉献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也留下了人生最美好记忆。师院是我精神的乐园和生命的家园,因而我对她一往情深。如大诗人艾青所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年华流转,不变的是学子心;岁月如歌,永恒的是师者魂。我作为一个师院培养、又留校任教的教师,在这个学校学习工作了近40年,把我的青春年华和岁月的最好时光都奉献给了母校,与她结下了血浓于水的感情,爱她胜过爱我自己。因为在这里,我可以安心地读书、教书和写书,能够躲避尘世纷杂喧嚣,保持心灵的安静,保持做人的品性和做教师的德性,使我拥有精神的富裕、学养的丰富、人格的健康和心灵的自由,拥有为社会培养人才的荣誉感和神圣感。这是任何财富和权利所买不到和得不到的,也是其他职业所不具备的,因此40年来,我无怨无悔,爱岗敬业,教书育人,不辱教师之使命,不负社会之责任。

  忆往昔,桃李满园,自有风雨话沧桑;看今朝,继往开来,与时俱进续辉煌。现在我退休心不休,更要老骥伏枥、笔耕不辍,以路遥所说的“殉道精神”读书写作、著书立说,以留给历史,留给后来人。我曾给自己写了一首打油诗:我本一教师,教书又育人,苦心育桃李,如今已成林;我本一农夫,辛勤苦耕耘,汗滴禾下土,硕果身后存;我本一文人,名利视浮云,著作已等身,留给后来人。这是我的心灵自白和人生总结。

编辑: 吕泽萱